2012年2月20日 星期一

藜麥、紅藜農場紀事第12部 / 非藜不可,農場閱兵

再過一個月終於就要收成,紅藜抽穗之後會頭重腳輕,經歷過之前的教訓,真怕又吹來一陣怪風全部趴下,所以採用釘柱、拉繩的方式,給她一點支撐的力量防止倒伏,隔壁田的農友說:「這個作物還真"厚工"!」為了種出優質的紅藜,辛辛苦苦幾個月的汗水,絕不能毀於一陣怪風。




























雖然作了補強措施,卻也擔心之前折斷倒伏的慘狀,陰影始終在腦海中浮現,開始思考下一季是否要種矮點,但嘴巴說說這麼簡單,需要作品種改良、施肥控制、水份調整...等多種技術配合,問題又一再地接踵而來。下圖尾巴紅紅的一截就是紅藜的穗,猜想就是紅藜名稱的由來。














第2期長快一點的,像是傑克的神奇豌豆直竄天際,光穗的部份已經長到30cm(最多可至1米),整體高度已來到兩米,看起來令人欣爽,進入田區看不到人,農場照顧者阿坤的孫子最高興來此玩捉迷藏,四面八方全被植物包圍,像是到了龍貓的隧道,雙腳踏在泥土地上,眼前四周盡是翠綠,只有風撫過台灣藜的聲音,單純的寧靜感油然而生,暫時拋開、與世隔絕。



站在高處往下看田區還真壯觀,好像國慶閱兵,這次參加大典的紅藜共有16,000株,現在一片翠綠,想像一個月後的畫面,葉子逐漸轉黃,而穗則轉為各式深淺的橙、紅、黃、綠...等,上萬株濃艷的色彩奔放,不知道會有多美麗,因為變化多端的特性,所以紅藜又叫彩虹藜或七彩米。














紅藜奮力生長的景象,讓我聯想到夜間往返高速公路中南段,那一片燈海下的菊花田,臺灣在秋冬兩季因日照時間短,聰明的花農便以燈光欺騙,讓她以為花期未到,使花莖維持直挺繼續生長,配合外銷市場調整花開時間,關心社會議題知名的交工樂隊,生祥與永豐創作的歌曲<菊花夜行軍>正是描寫這樣的景色,「日光燈暈暈,菊花夜行軍,吝嗇市場路,咬牙踢正步(客語)」,國慶閱兵 v.s 晚點名、紅藜 v.s 菊花,當中竟有幾分神似,歌詞中農民窘境尚未突破,美濃的農村景色被土地買賣逐漸吞食,農務不等人,新農民如我只能更認真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