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二期稻作收割後的間作新寵兒-紅藜



喜樂農場的阿琨家住雲林大埤,是個潛心向佛全素食者,新婚不久,承接父母的有機水稻田耕作已有數年,收成的米自己賣,價格很好,鄰田一些農民從不認同漸漸轉成向他學習種植有機米。

昔日,大埤地區二期稻作收成後,農民都種高麗菜或 芥菜(酸菜),阿琨說高麗菜價格很低一顆才10元,有時甚至辛苦三個月全部放棄採收,所以他想改種紅藜試試看,再加上和可樂穀合作紅藜契作,有穩定的收購量和收購價格,他只要專心照顧好紅藜就好,其他不必擔心。
其次,若以二期稻作收割後間作紅藜,種植期間剛好碰到農曆年節假期,紅藜五彩繽紛的顏色可望成為西部農村的新亮點。
聖誕節當天是喜樂農場定植紅藜的日子,謝場長一早從屏東到雲林大埤去看種植情況,除了太太,阿琨年近八十歲高齡的父母也來幫忙,阿琨母親說,她年輕時種過高粱,她認為在雲林種紅藜絕對沒問題,一時間,整片田野八個人分工合作,同時忙碌了起來。
讓我們一起期待阿琨的紅藜田能有好收穫,除了實現他「最美的田野」這個夢想之外,也讓農民未來對於水稻間作期間種植紅藜,可以越來越有信心!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水稻與紅藜間作?北台灣的初體驗,可樂穀與契作農友的心挑戰!



今年秋天,可樂穀(綠金王生技股份有限公司)榮獲了勞動部「社會企業360度創新創業提案」的佳作獎,也是對我們一直在研發和創新上的鼓勵。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故事是今年八月盛夏,四個年輕人來訪台中可樂穀的直營門市「食尚藜麥健康館」,說要契作紅藜,可樂穀農場謝振昌場長和他們深談,瞭解農場位置環境條件,並幫他們上完契作農友紅藜友善土地種植和採收處理等相關課程。後來一直到十二月初才有時間去拜訪其中一位農友「高個子」,位居桃園大溪的張家農場。


紅藜一直被認為種植環境無法越過苗栗,氣候條件與土壤、水分深深影響紅藜種植情況,這個觀念我們終於在高個子桃園的農場被打破了!當天拜訪張家農場,第一眼看到是一台很新的大火犁和一些農業機械,看起來非常專業。原來張家世代務農,七十幾歲的張爸爸身體就像一般農人一樣硬朗。張爸和我們聊到他年輕時就獨自耕作10幾甲地的經驗,言談之間瞭解他對農業觀念與時俱進,難怪會同意兒子「高個子」遠從大溪到台中和我們洽談紅藜契作的事。


張爸爸帶著我們去看紅藜的生長情況,雖然經過颱風洗禮,但是紅藜成長情況出乎我們想像得好。這農場因應不同日期和不同田區,種植了各種作物,我們一群人每個田區都去查看瞭解,還遇到當地水稻班的班長也想加入紅藜種植行列。

原來今年水稻二期收成後,勤勞的農民開始種蔬菜,但是大量種植蔬菜的結果造成冬季蔬菜價格暴跌,大家都在找尋新的農產品出路,張爸爸步調調整得很快,今年已經率先在好幾個二期稻作收穫田區開始種植紅藜。我們一行人和在地農友們討論了農業的休耕補助、間作作物、農產品價格和外銷等問題,大家普遍認為或許紅藜是一個很好的間作作物,桃園大溪的紅藜成長狀況也比預期得好,打破業界一般認為苗栗以北難以種植紅藜的觀念。雖然這是可樂穀第一次嘗試在北部契作紅藜,但若可以推廣並提供農友二期作物更多可能性,並提供農民穩定收入,何樂不為?

許願守護!手工種植五萬棵紅藜苗的傳奇故事








 「樹啊,樹啊,我把你種下,不怕風雨,快點長大~」還記得這首唱出農人與愛樹人心聲的童謠嗎?

在屏東加蚋埔有機專區,今年加入多位「藜想青農團」的契作農友,各個不同來歷,但同樣懷抱著種植有機紅藜的夢想而來,其中幾位日前獲得媒體採訪報導,不過有一位「傳奇故事」值得我們細細道來。


可樂榖幸福契作農友長整的農場在屏東加蚋埔有機專區有一棵大樹,很浪漫地取名為「許願樹農場」。可樂穀謝振昌場長透露其實很想幫他命名為「毅力農場」,因為自海軍服役退伍的長整是第一次務農,種六分地的紅藜,都是充滿誠意一棵一棵親手種植的,在今年十一月屏東仍頂著三十幾度的大太陽下,長整手工種下了55000顆苗。每次看到這一大片土地,就是他一個人默默地和他的許願樹,一起照顧土地上紅藜, 真的非常佩服他的毅力。


長整以前在海軍擔任造船工程師,退伍後還去修習營養學,由於對有機農業的興趣而投入紅藜種植。可能會變成「傳奇故事」的長整,若你問他的心得是,前三天感覺龍骨快斷了,完全沒辦法直腰,伴隨著一整個禮拜的全身痠痛,雖然累,但人生是第一次睡得那麼香、那麼熟;神奇的是,到第三個禮拜開始不會再痠痛了,人竟然像脫胎換骨似的連以前長年病痛都不見了!長整開玩笑說:「還沒有吃到紅藜,連只是種紅藜都可以去病!」


現在長整仍是每天遠從高雄來屏東加蚋埔有機農業專區報到,看看他的紅藜生長情況才安心,就像許願農場的大樹一樣。讓我們一起為蚋埔有機專區這些熱情的農友們加油吧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早點失敗,才會成功!鼓舞可樂穀「藜想青農團」



偉訓是農業科班出身,畢業後立即投入農業,第一批紅藜種到晚上快9點,非常認真想要好的成果,但務農就是要接受老天爺給的考驗。剛播種就連續碰到二次颱風,紅藜泡在水裡,長不起來,野草卻生長得很快,跟者是蟲害,兩天內吃光他的紅藜,無力挽救,第一批紅藜只能犁掉重來。

可樂穀謝振昌場長看了很不忍心,於是以Google董事長施密特說的這句話:「早點失敗,才會成功。」為藜想青農團的夥伴們加油打氣,希望包括偉訓,這些生力軍沒太快被打倒,因為我們自己投入多年的可樂穀品牌也是經歷過許多次各種天公伯的考驗,各種難以預料的挫折,這些都在在印證了古人說「農業是靠天吃飯」這句話吧。

偉訓在加蚋埔有機專區也有一塊農場在栽種紅藜,在一開始水電都欠缺的情況下,開始了「純手工」的種植,是今日務農很難想像的「提水壺澆水」的苦工哪!還好有嘉玲、書逸、謝小姐等幾位朋友捲起袖子一起幫忙。偉訓說:「現在的農頁真的非長需要年輕人的加入,需要傳承的不只是種植的技術及經驗,更可貴的是對於大自然虛心的討教及對土地的愛護。」可樂穀也希望給予這些年輕生力軍最多的支持,不要折煞了這份對土地和農業的心意。

(嘉玲以人力提水幫偉訓的田地澆灌)

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從源頭學起的青年-小賴以及他的「乃粒農場」



年青開朗、熱心助人的小賴,是屏東縣政府「燕南飛青年返鄉及根經濟發展培育計畫」的學員,這個計畫是以「師徒制」的方式,讓學員跟著師傅學習實作經驗,經過海豐有機園區黃老師的調教,小賴果然把他的「乃粒」有機農場經營得有聲有色。

小賴一開始從農就決定以友善土地的方式耕種,我問他農場名稱的由來,他說來自古書《天工開物》第一卷「乃粒」,可說是古代教人民種植穀物的技術指南。果然很有學問,讓我們也忍不住回頭去研讀這經典,分享其中兩段文字:「生人不能久生而五穀生之,五穀不能自生而生人生之。」「晨炊晚餉,知其味而忘其源者眾矣!夫先農而系之以神,豈人力之所為哉!」
先人如神農氏告訴人們要依靠五穀農作養活自己,而後代人類卻忘記美味的餐飯是從土地上耕種出來的!真的是值得我們不斷惕勵自己呀!


乃粒有機農場的田區內有溫室,種植葉菜瓜果類,另外還有露天栽培玉米、檸檬和紅藜。今年有機紅藜種植約7分地,小賴對紅藜的種植、採收、曬乾技術很純熟,而且有計畫地運用田區,比如說他的檸檬還沒長大,他就在檸檬中間種植紅藜,充分運用土地增加收入。後來「藜想青農團」聚餐時,問小賴怎麼會想開始種紅藜,才知道原來小賴背後有實力堅強的靠山-任職於大醫院營養師的賢內助,推薦紅藜的超高營養,才投入紅藜的主力種植。



可樂穀生力軍和新有機園地,和青農一起打造農業藜想!



這兩年紅藜市場熱度持續,食品加工業者、生技產業也陸續投入紅藜市場,各界詢問度很高,也有各種產品研發和原料採購的需求,因此國內紅藜原料市場持續看好、熱度不減,也許有一部分是我們先鋒者的功勞,我們也樂見各地原住民農民有了復耕紅藜的信心。
除了原住民地區之外,這兩年也有許多非原住民農友陸續加入可樂穀的「幸福契作」行列。加入契作的條件很簡單,只要有意願,並願意遵照我們要求的無農藥方式耕種,耕作環境許可之下,我們都可以提供包括生物防治技術的輔導,鼓勵品質提升的收購價格,與理念一致的農友合作。


(上圖:屏東里港契作農友明禾今年第二季紅藜長得很高,簡直是紅藜森林)

也因此陸續有許多一開始就想投入「有機種植」的年輕農民加入我們,這些返鄉的青農想法靈活、願意努力與嚐試、調整修正作法,稍有經驗後就可以很快提升有機紅藜的耕種面積和產量。自己本身也是中年轉業歸農的「可樂穀」謝振昌場長說,樂見有這麼多懷抱對農業理想的青年朋友共同加入紅藜契作行列,我們很幸運聚集了這麼一群「藜想青農團」,期待「可樂穀」的契作農友都立足於「不只是種植當紅作物、高經濟作物」,還要從「提升農業價值、翻轉台灣農鄉」一起來打拼努力!

此外,今年開始我們新增有機耕地-在美麗的大武山下,位於屏東縣高樹鄉的加蚋埔有機園區,這裏是和三地門鄉的交界處,也是馬兒部落的門口。
102年時,謝場長曾經拜訪過馬兒部落,當初馬兒部落想契作紅藜,可樂穀前往協助,包括選擇種植地點、農場規劃討論,甚至部落長老也規劃在紅藜田的最高點蓋一座船型教堂;村長還浩浩蕩蕩率領村民來可樂穀農場參觀學習種植技術,可惜最後因為土地取得問題和引水問題而暫時擱置。
(上圖:102年和馬兒部落林村長討論合作紅藜種植、規劃紅藜農場)


如果時候未到,從農教我們順天應人,踏實地走下去。沒想到今年時候到了,我們又來到美人山腳下的馬兒部落前,而且竟然是要開始在屏東縣政府的有機專區「加蚋埔有機專區」種植紅藜。四周是山區無人工汙染的疑慮,而且山坡地形種紅藜最漂亮了,敬請期待下一年度我們和「可樂穀幸福契作農友們」一起在此地打造美麗的紅藜農場! 

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部落孩子來訪,連接紅藜未來的橋樑

屏東縣三地門青葉國小5月2日下午,由陳慧珍老師帶領小朋友30人以及家長來參觀可樂穀農場,也算是食農教育的一環。雖然魯凱族部落的孩子對紅藜並不陌生,但他們第一次看到比人還高的紅藜迷宮,很興奮地就先鑽進去玩了。
當天的導覽先從何謂「有機」開始,再做農場的介紹,現場開始七嘴八舌的丟出各種問題,包括為什麼不能用雞糞(因為部落長期習慣使用雞糞當肥料),也有人舉一反三問:「牛糞可用嗎?人糞可用嗎?」大家對於捕抓斜紋夜盜蛾的誘蟲盒最有興趣,孩子們很好奇:「為什麼蛾會笨笨的,自己飛進去被關起來?」好像不知不覺也開啟了孩子們對於農業與生物知識的新視野和想像,希望這天在他們心苗間播下的是對土地良善的種子。 

昆嫂又幫我們用紅藜莖煮了冰冰涼涼的紅藜茶,每個人喝了都一杯接一杯。中午特別安排烹煮紅藜飯,也介紹了紅藜麵,以及我們自己研發沖泡的沖泡式能量飲和酵素等,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藜麥能量棒,每個孩子一人送一條,剛吃完中餐,孩子們就當點心立刻拆開來吃,老師根本來不及阻止、要他們細細品嚐。

艷陽高照,短短一個半小時的參訪與導覽的過程,希望孩子們玩得快樂。後來,陳慧珍老師捎來致謝的信函,說到此行幫助孩子們認識家鄉的豐富物產,也為他們銜接部落傳統與現代農業之間建立了更多想像與信心。
 


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豔陽春日下,參訪可樂穀紅藜迷宮




104年4月18日是春季最後一場可樂穀屏東農場的紅藜參觀團,當天雖然天氣炎熱,卻不減大家參觀的興趣。



一到正值採收時期亮麗結穗的紅藜園,驚豔的參訪團每個人直呼:「好美唷!」安靜的紅藜迷宮突然熱鬧起來,大家忙著拍照,從田頭走到田尾還花了不少時間,可樂穀謝場長還要催一下大家,才不至於遺落任何一隻在「個頭比人高」的紅藜迷宮走失的小羊。


此次參觀,正巧碰到可以採紅藜的時間,所以當天每人發一支剪刀、一個網袋,體驗採收紅藜,鑽進去紅藜迷宮,真的是會找不到人的。




參訪的朋友說好忙喔!又要拍照自拍、幫朋友拍、大合照,又忙著採紅藜,艷陽日下,每個人額頭汗珠滴個不停。


其中,洪小姐已經來過一次,這次又帶朋友來,玩得非常開心。








這次阿昆嫂特別準備了冰冰涼涼的紅藜茶,幫大家消暑解渴,大家直誇好喝!


這次也遇到攝影達人sunny toy夫妻一起來紅藜園拍照,感謝這幾張大合照或幫忙謝場長夫妻拍攝的照片,都是由他提供的精彩作品!













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來在這片土地的人們:新年度紅藜契作再添生力軍


透過台東大學創新育成中心楊春桂經理(上圖中)的牽線,台東有十五位農民在104年度加入「可樂穀幸福契作」的行列,可以說為我們新年度再添生力軍!他們都是想學有機種植,有些甚至是第一次種紅藜。從台東市到東河鄉、關山鄉、延平武陵部落、成功鎮,熱心的楊經理幫忙成立了「可樂穀幸福line契作團」,每到晚上總是「叮咚」個不停....

三月還微涼的初春,我們從西岸路途迢迢地去東岸做了一趟「可樂穀幸福契作line團」農友彼此的產地拜訪之旅,大家輪流到彼此的田間觀摩見習,也趁機加油打氣!

意文:(下圖左一)
家住台中的女生,初次務農,就跑來台東過農人生活。還沒到她的田野現場之前,光看相片,一直很疑惑紅藜怎可能長得那麼差,去了才知道原因在於,她租的地水分太多、太溼了。不過她很努力學習,也很有執行力,比如說,才剛建議她用田青改善土質、教她改良土質追肥,我們的腳步還沒離開台東,她就已經採買好了準備動手。

阿佑:
本來在電機公司上班,去年辭掉工作回家種田,種植面積很大, 用黑網室種紅藜,很有規模。可能阿佑也是綠手指,田間管理得很好,紅藜生長狀況很不錯,還有一個聰明老婆幫忙出主意,老婆動口他動手,天生一對、其樂融融,他們種植紅藜的夢想是希望有朝一日可成為觀光休閒農場,也設立了FB粉絲頁開始經營品牌的想法,值得期待。


美莉:
對田間工作很有熱情的女性,初次種植紅藜,可惜租到不好的地,種得很認真,卻也很辛苦,抓不到訣竅,自嘲號稱種出「全台灣最小的紅藜」,性格中有著怡然自得的女農精神。




王天財:
聽說天財以前身體很不好,現在卻能種出漂亮的紅藜,可以說是武陵部落紅藜種得最漂亮的 ,使用手動式播種機,不輸可樂穀自己的農場。襯著遠方的美麗山景,可以想像紅藜成熟時結穗搖曳的美景,到時候我們一定要再去一趟!


若樸:
若樸原來是友善大地派駐當地人員,公司撤出後他們自願留駐於武陵部落,與農民協作種植,他們原本也沒有農業背景,在王天財兄長山上的木屋前種紅藜、黃豆、小米,並架設了網站要協助當地銷售農產品,可惜農作生長情況尚無起色。

而在這片土地上,我們總是遇到懷抱各種理想和熱情,來到這片土地,甚至留在這片土地的人們。此次台東行,我們遇到好幾個熱血青年,都自願下鄉協作種植或當課輔老師,只求吃住溫飽沒薪水的,大鳥部落、孩子書屋、武陵部落等偏鄉之地都有這些熱血青年的身影,令人感覺台灣還是很有希望的!也因為他們的熱情和理想感染了我們,沖淡了我們從西岸到東岸路途遙遠的辛苦

撐起大鳥部落的女人們



去年九月下旬,我們來到台東最尾巴的大武鄉大鳥部落,認識了在地帶領紮實做著社區營造,一邊帶領族人恢復傳統農耕,一邊發展社區產業的一群堅毅的排灣族女性,她們積極又踏實的守護著社區。


今年初春,我們與長期協助屏東百合部落社區營造的宋金山經理(左圖左一),長期為屏東部落課後輔導的孩子募集點心麵包的輔英科大護理系王常如老師,輔英科大護理系王常如老師(左圖右三),一起來拜訪大鳥,分享雙方寶貴的社區營造與產業輔導經驗。

今年是大鳥部落離開多良輔導、布工房正式獨立的第一年,被選為班長的葉小姐(左圖右一)跟我們說了她從完全不會作布包到選上班長擔起經營的心路歷程,又再次讓我們見識到部落女性的努力與韌性。



隨後協會的社區營造員、也是大鳥部落長大的王曉彤小姐,帶我們去參觀他們的「1號開心農場」,活潑的部落孩子們也陪伴在旁。

大鳥紅藜種植的情況非常好,今年我們也會繼續合作契作,並持續提供有機種植輔導(包括生物防治資材費洛蒙藥劑、蘇力菌的提供),我們也在研擬收購價格年年調高的機制,鼓勵更多族人投入種植。

 



更好的消息是,他們計畫陸續原本種植檳榔的土地砍掉改種紅藜,我們一行人聽聞都感到相當振奮!可樂穀謝場長開心地承諾,如果部落真砍掉檳榔園改以友善土地的方式種植紅藜,一定以全台灣最高價格保證收購!

這事若能成功建立典範,希望能吸引更多原鄉部落改變對土地利用的價值觀,讓我們繼續努力與期待後續發展!